166的那些事_校友寄语_涟源市第一中学 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166的那些事

来源:166班  作者:166班    点击数:   时间:2014-01-30

              166的那些事
   母校——梦想腾飞的地方

    

166班是一个坚强的集体。我清楚地记得,我们于1981828来到母校涟源一中。当时各方面的条件还比较艰苦,有臭虫叮,有蚊子咬,不少同学吃不饱穿不暖,不少同学周末步行二三十公里回家……尽管如此,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年,却在一起度过了最纯洁、最浪漫、最快乐的美好时光,永生难忘。

166班是一个光荣的集体。从我们开始,高中学制由两年向三年变更,我班分别于1983年和1984年参加高考。想必大家不会忘记,1983年高考,我班黄年山、黄晚德和张军平三人抢占涟源前4名中的3席,并且都超过清华大学理科录取分数线15分以上;1984年高考,我班占据涟源前10名里的6个席位,梁高军同学还获得全涟源第一。

30年前,我们是追风少年,如今已成两鬓染霜的成熟中年。当年的花季少女,如今都已为人妻、为人母。我们已经在滚滚红尘中体味人生百味。我们166班的同学团结、勤奋、质朴、忠诚。

岁月如歌,30年来,有的同学事业有成,成了国际知名学者、大学教授、企业家、银行家、国家干部;有的同学可能默默无闻,过着平淡而惬意的生活。但无论大家身在何处、无论人生沉浮与贫贱富贵怎样变化,我们的同学情谊,就像一杯淳厚的陈酒,越品越醇!岁月流逝,我们却不孤独、不寂寞,就因为有你,有我,有亲爱的同学相伴一生!

 

朱大头的凉席 袁大头的臭虫

   昨天晚上,在高中同学QQ群里浏览高中毕业照,现役军人,大校军衔的袁功民同学说,怎么照片上找不到朱颖同学,朱同学现任某高校的书记。原来,30年前,朱同学参加高考报考的地方不是涟源一中,去了外地,拍毕业照时已经离开了。

  朱同学离开166的时候难舍难分,把自己最值钱的物品——凉席,送给了好友袁同学。凉席的意义远远不止是凉席,那是一份珍贵的纪念,浓浓的情意。

   袁同学把这床凉席带回了岛石老家,也把一中“臭”名昭著的臭虫带回来了,臭虫在袁家生生不息,发展壮大。昨天晚上,袁大校回忆,他的爸爸花了9个春秋,烧了900桶开水,买了900两敌敌畏,用烂9个喷雾器,费了99头牛的力气才把朱同学凉席上带来的臭虫送去西天,比抗日战争还多了一年。
   
经过30年的磨砺,朱同学和袁同学都是有头有脸的“大头”了,我忍不住还是想叫这二位可爱的家伙“猪(朱)头”和“冤(袁)大头”。

 

 

 

 

 我们166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叫沈绍庚,慈祥厚道,接手我们班的时候已近“知天命”之年,难免眼花。读课文的时候偶尔会漏掉一行或者一个自然段,全班同学没有一个指出错误的,这些来自各乡镇前几名的学生善解人意,极富包容性。

我们学完《三国演义》节选“张翼德大闹长坂桥 刘豫州败走汉津口”以后,老师常常把自己班的刘玉辉同学叫成刘豫州,甚至把黄预军同学叫成黄豫州。诸如此类的事情时有发生。

166的同学即使调侃老师也是带着善意的。“沈”的发音在涟源方言里和“醒”是一模一样的。一天,李志强同学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“醒老师”。这个小小的恶作剧被沈老师发觉了,醒悟了,搞得志强很难受啊!

 

猿头

进入高中,打开历史教科书第一页,有一幅图:《元谋猿人——中华民族的祖先》。猿头的脸极不规范,眉骨突出,一张大猩猩的嘴巴,披头散发。我们的祖先怎么一副如此不雅的尊容啊!只要看一眼,保证永生难忘。

元谋人是在中国发现的直立人化石,1965年发现于云南元谋上那蚌村,是已知中国境内最早的人类。我环顾教室,发现男同学,大都营养不良,发育滞后,个子矮小,脸色暗淡,尽管眼睛炯炯有神,还是至少有一打男生像极了“元谋猿人”。

166班彻底地遗传了“祖先”的基因!赞山、年山、晚德、敬东等越看越像猿头。那时正值青春发育期,到了高中毕业,多位“猿头”还是不见发育。李志强,身高149厘米,我叫他石田螺;曾敏谦,身高152厘米,我叫他地老鼠;戴善继,身高150厘米,我叫他“打山鸡”;姚国斌、彭双根、肖革江、肖亚辉、刘国雄等的身高都不到160,他们一伙,下课后,喜欢扛个篮球往外跑,我说:“欢迎日本球队献艺!”估计,那时候日本人的身高也超过他们了。

令人吃惊的是,这些猿头读了一年大学就无一例外地猛长,大一暑假,打山鸡、石田螺等都超过了170厘米80年代的大学食堂,提供的食品物美价廉,营养丰富,低碳环保!

 

大臭虫

   母校的臭虫真能磨炼人。那个遥远的秋天,我们成为自豪的涟源一中学子,成为骄傲的166的一员。每天早上起来,席子下边总有被我们压死的一层臭虫。晚德同学的肚子本来白白的,被臭虫咬过以后,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疙瘩,他一边听课,一边抠着疙瘩,肚子就像白手绢上绣了花。年山同学的脖子、额头布满了豌豆大小的痘痘,都是臭虫的杰作,他咬牙切齿地抠,弄得痘痘连成一线,然后结成一片,“痒”不欲生。男生都成了臭虫攻击的对象,但是,我们谁也没有被臭虫击垮,依旧快乐地学习、劳动、锻炼。

令人费解的是班上的朱新建同学,无论臭虫怎么围攻,他都安然无恙,不会影响他酣然入睡,也没有留下半点疤痕,他可爱的微笑,既像幸灾乐祸,又像羡慕我们受害的经历。昨天晚上,我们多位166同学相聚株洲,在如画的湘江风光带漫步,重提“臭”事,我再次感慨新建的防虫功夫,我们班的大才子刘新才给出了新颖的解释:“新建是大臭虫,所以小臭虫伤不了他。”

 

拍马屁

    为了纪念166班高中毕业30周年,当年的老班长李志扬组织大家今年国庆节在母校聚会。

指派敬东同学做涟源的联络人,敬君受宠若惊,跃跃欲试。前几天晚上,东哥通过多位朋友,得到了高中政治老师陈克瑜的电话。敬东满怀期待拨出15973868018,电话那边传来悦耳、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声音,还是当年那口标准的普通话。

这位吉林大学哲学系毕业的才子的教诲清晰地浮现在眼前,东哥也学着老师的普通话,滔滔不绝地回忆当年老师的教学片段:“质量互变规律”、“矛盾的对立统一规律”、“否定之否定规律”、“商品”、“剩余价值”……还大谈自己如何长期把这些哲学常识运用在工作中,受益匪浅。反复提到老师知识渊博,纵横捭阖,对老师充满感恩之情。老师十分欣喜,觉得30多年了,居然有学生对自己当年的授课能如数家珍,师生相谈甚欢,意犹未尽。

尊师重道,情真意切,这样的“马屁精”不太恶心。老师保证按时参加166的聚会!

 

发育

    166的“猿头”善继同学,就像二战犹太人集中营里的难民,还像大地主刘文彩的“收租院”里跑出来的苦力,十分的营养不良,是典型的矮矬穷,总是坐在教室的第一排。

班主任沈老师还不放过他,要善同学管报纸。善同学一手拿报纸,一手擦鼻涕,常常手忙脚乱。调皮又漂亮的质红、陈雷、美丽时不时偷善继的报纸,老师看到报纸少了就会批评善继,无辜的善继可怜兮兮地掉眼泪。一直到高中毕业,善继也不见长个子,会不会是侏儒?

善继进入景德镇陶瓷学院以后,在公共浴室洗澡,看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,男生腋下有毛,他大惊,跑图书馆查阅资料,发现自己还没发育,看来不是侏儒,大喜!为了长个子,他博览群书,采用了苏联人的“揠苗助长”法。每天晚上把四肢捆绑在床的四角,拉得紧紧的,再怎么难受也不放弃。我们涟源人杀猪就是这样捆绑的。一年的时间,就长到17多。

今年元月,我和李彦同学到善继居住的佛山白相相,老同学相见,眼泪汪汪。发现这小子绝非非善类,广东话讲得呱呱叫,是“老奸巨猾”的资本家,他的印刷厂和陶瓷厂都是24小时运转,我问操作印刷机的技术工人月薪多少,答曰:8000。员工自己还要求加班,加班费另算,看来这个资本家还不算“吸血鬼”。他给初中和高中的母校捐资助学,善名远扬!

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是,他的“犬子”身高超过180,仪表堂堂,能文能武,就读京师名校,高中就出书,发育良好,十足的高富帅,属于基因突变!

 

 陌路亲人

     在高166的时候,我最后悔的事情是从来没有跟班上的女生说过话,更不敢心存“邪念”,和她们形同陌路地度过了难忘的高中阶段。

1981828,进入高中的第一天,遇到的第一位同学是毛质宁,这位娇小的女生和我同时到达报名处,直到高中毕业都没打过招呼。每天放学,常常和质红、美丽等同路,总是各行其道,不相往来。爱平同学坐在我前面,交作业的时候,我把作业本往她桌子上一扔就不管了。去学校上晚自习,路过武装部,陈雷同学一般在书摊前站着看图书,我偶尔也看,但相互绝不搭话。有位叫周明芳的同学,长得肥嘟嘟的,是全校最肥的女生,十分有趣,看上去非常喜气,我极想给她取个绰号“芳胖子”或“周扒皮”,但因为一直没和她说话,只好把这个绰号推迟了二十年才送给她,斗转星移,她收到这个绰号的时候,不无得意地回答:“我已经是魔鬼身材啦!”身材变了,绰号不能浪费。

166的才女们,和我们自豪的班级一样茁壮成长,她们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及世界各地迅速成才。湖大自动化专业毕业的毛质宁同学,已经成长为国际级的电路设计师。2006年底,她找人帮我在长沙麓山国际附近装修房子,不仅指导设计,还亲自动手干活,最后,整个工程居然是免费的,这个“馅饼”真大!李立言同学毕业于中南大学,创业历程艰难曲折,帮助过我的多位朋友,还帮犬子在北京找工作,落户口。“芳胖子”在桂林工学院当教授的时候,我的同事和朋友去求助她,都会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,使人倍感温暖……166的女生们,你们为了同学总是奋不顾身,不求回报,胜似亲人,向你们致敬!

其实,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,166的同学都是赤胆忠心的,不带功利性的,我们无愧于这个光荣的班级!

 

伤不起

    我就读的初一,是桥头河桂花中学29班,该班是全公社唯一的重点班。期末统考,我得了所有5个统考科目(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政治和生物)的5个第一。平均成绩比第二名郑同学高了10分。10年以后,湖大毕业的郑同学成为了我的妻子,她还在感慨:“觉得当时第一名的地位不可撼动,高不可攀的。”

那么一个“学霸”刚刚进入166班就接二连三的受到挫折。学完高中英语第一课《卡尔  马克思》后,老师在课堂上要我朗读,我操着桥头河口音结结巴巴地读了几句,难以为继。接下来,老师要我的同桌黄年山同学朗读,黄同学居然不看书本,非常流利地背出了课文。我觉得自己下的功夫超过了黄同学,怎么效果比他差这么远!

老师布置的第一篇作文是《一中印象》。我搜肠刮肚,凑了500多个字,提到一中的樟树很大,一中的校园很宽,一中的学生不少,一中的臭虫讨厌……老师给出的评语是“尚可”,分数是68。而陈雷同学的作文得了98分,她把校园里毫不起眼的牵牛花都写得无比娇媚动人,老师声情并茂地朗读陈同学的文章,把我带入了美妙的境界,感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写出那样的美文,真是天才!陈同学不当作家就是浪费。

化学老师N次提到自己是老邵阳地区高考的第十七名,他喜欢发油印资料给我们强化练习,我觉得尽是偏题怪题,张军平同学一拿到油印纸就埋头苦干,轻松完成,从不欠债,而我看半天也无从下手,只好落雨背稻草,懒得理会了。我才不想亏待自己呢!

来到166,“学霸”威风扫地了,成绩每况愈下,真是伤不起啊!我有点讨厌“失败是成功之母”这个成语,因为我老失败,老不成功。而以上提到的和没有提到的同学总是不断成功。后来我悟出了一个道理:“‘失败是成功之母’有点忽悠人,而‘成功是成功的爸爸’才是至理名言。”

其实,我也不算失败,我健康、我快乐,尽管没有成为栋梁,但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又何尝不是成功呢!

 


网站首页   丨   走进一中   丨   教学园地   丨   德育之窗   丨   学生天地   丨   校友联谊   丨   校内资源   丨   教师发展

湖南涟源市第一中学官方门户网站 主管单位:涟源市教育局 校址:涟源市蓝田办事处国师路
邮编:417100 联系电话:0738-4980319 投稿邮箱:4980319@163.com湘ICP备16008167号 湘公网安备:43138202000138号 总访问量: 位访问